快乐时时彩胆拖|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

標題

標題

內容

廣東作家網 > 新聞 > 精彩推薦 > 張黎明長篇紀實文學《大轉折:深圳1949》出版,向遠去的歷史致敬!

張黎明長篇紀實文學《大轉折:深圳1949》出版,向遠去的歷史致敬!

更新時間:2019-04-12

 

11.jpg

近日深圳報業集團出版社出版了張黎明的長篇紀實文學作品《大轉折:深圳1949》,本書為深圳報業集團出版社推出的大型非虛構圖文叢書《我們深圳》中的一本,是獻給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的獻禮作品,是一部謳歌為1949年深圳解放做出杰出貢獻的老革命的群像作品,也是一部弘揚紅色革命文化的原創作品。

張黎明祖籍深圳,在廣州出生,幼年跟隨父母在珠三角的佛山等城市生活,1979年返深,1986年任職于深圳文藝創作室。主要作品有《貓低》《浮繩》《走出邊緣》《阿木夫人》《猴年七月》《媽媽也9歲》《瀕臨絕種的人》《記憶的刻度——東縱的抗戰歲月》《解碼邊縱——粵贛湘邊縱隊口述史》《血脈:烽火羅氏》《她的老街:1979-1983》等,作為東江縱隊的后代,張黎明有著濃厚的革命情懷,多年致力于挖掘記錄本土抗戰故事,其作品以厚重的歷史、熱情的文字、感人的情懷吸引著廣大讀者。

22.jpg

▲作家張黎明


2006年深圳史志辦和深圳原粵贛湘邊縱戰友聯誼會共同策劃,張黎明創作《解碼邊縱一粵贛湘邊縱隊口述史》的兩年間行程兩萬多公里,橫跨粵贛湘三省實地尋訪和調查,走訪多位經歷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新中國成立的老革命、老戰士,傾聽他們艱苦卓絕的革命經歷和故事,因此保存了親歷者的資料,才可能在許多親歷者已經逝去的今天,還原歷史寫就了《大轉折:深圳1949》。

張黎明說起非虛構寫作“需要親歷者,需要海量資料,需要求證核對,在我采訪、收集資料的階段許多史志工作者、親歷者、知情者和老深圳都伸出了援手,深圳市原粵贛湘邊戰友聯誼會會長何鵬飛、副會長卓輝帶著我尋覓香港當年的秘密交通線;原粵贛湘邊縱隊東江第二支隊司令員鄭群親自聯系當年的老戰友曾坤延、麥啟華、袁創接受采訪并帶我行走九連山和東縱北撤后幾十名戰士隱蔽在江西歸美山的銀線山坑;何祥、歐陽英、陳玉英在寒冬陪我沿韶關一路尋找奇心洞、湖南汝城、胡鳳璋山寨……港九大隊海上游擊隊中隊長羅歐鋒提供了當年他用萊卡相機留下的許多東縱和邊縱的珍貴照片。”

2017年5月至2018年4月,張黎明遠離城市喧囂在博羅山埋案創作,在整理采訪錄音和圖片、綜合研究資料、參照相關文獻基礎上寫就了《大轉折:深圳1949》。

33.jpg▲ 1949年10月19日,深圳宣布解放,建立了人民政權。圖為當時在深圳民樂戲院廣場。“這是深圳千年來未有過的大轉變,未有過的興奮熱烈場面……我們的隊伍所走過的街道……被炮竹的光和爆炸聲充塞著……”(摘自湯洪泰日記1949.10.19 湯洪泰提供)


《大轉折:深圳1949》以小切口、微視角帶我們回到歷史現場,以文學的筆觸反映歷史,把宏大敘事與細微透視統一于一體,通過“亂世眾生”“絕地反擊”“擇木而棲”“報國之心”“破局尋道”“水到渠成”等六大章結構和豐富的史料,通過英勇機智的共產黨交通總站站長羅許月與她的戰友、穿草鞋的共產黨員寶安縣縣長黃永光、著名畫家黃永玉、達德女生關漢芝、“白皮紅心”的保長、九龍關的“護產小組”等等人物與故事,生動地反映與還原了1949年前后深圳大時代的風云歷史。深圳史志辦主任黃玲說:“張黎明敏銳地發現了1949年深圳歷史大轉折中的變化與呼喚,發現1949年的深圳與1949的中國歷史是密切聯系在一起的。挖掘與還原這個特殊年份的深圳歷史,是非常具有歷史價值意義的。張黎明用自己一顆熾熱之心告訴今天的人們與后人,當我們回望大歷史時,別忘記深圳!別忘記1949年的深圳歷史對今天的價值與影響!2019年,將是粵贛湘邊縱隊成立七十周年,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我們可以通過張黎明的《大轉折:深圳1949》一書,向遠去的歷史致敬!向1949年的深圳致敬!”


???鏈接一

當我們回望大歷史時,別忘記深圳!

●黃玲

張黎明1979年回到故鄉深圳,成為深圳特區最早一批建設者,在這塊改革開放熱土上,她經歷了激情燃燒的特區建設歲月,用自己的筆記錄這個時代,成為一名作家。與其他深圳作家不同,她的血液里蘊藏著紅色基因,她始終忘不了父母曾經戰斗過的東江縱隊的歷史,數年如一日走訪老同志,實地踏訪東江縱隊、粵贛湘邊縱隊戰斗過的地方,所聽所見所感,使她走入歷史深處。由此,十多年來她先后出版了《記憶的刻度——東縱的抗戰歲月》《解碼邊縱——粵贛湘邊縱隊口述史》《血脈中華:抗戰烽火中的羅氏人家》《血脈:烽火羅氏》等一系列反映東江縱隊和粵贛湘邊縱隊歷史和人物的圖書,其作品以厚重的歷史、熱情的文字、感人的情懷吸引著廣大讀者!在深圳作家里,她是一個難得有強烈使命感的“紅色作家”。

2016年年底她又開始了新的寫作,動力來自老同志的再三懇請囑托,如此,她貓在遠離深圳的一個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博羅山野角落,嘔心瀝血歷時一年完成又一部新作《大轉折:深圳1949》。讓我敬佩的是這部新作還是一如既往地聚焦革命的歷史,聚焦大時代下的深圳。她以犀利的眼光選擇了一個重要的年份:1949年。正如歷史學家黃仁宇寫的《萬歷十五年》,也是從歷史上一個重要的轉折年切入。

44.jpg

▲“ 永玉寫于深圳”,這是劉汝琛率隊進入深圳的“警察”,扛著槍,拿手槍的應該是干部,口袋上插著代表文化的鋼筆。 1949年任職香港大公報的黃永玉,10月20日趕到了深圳,就有了“永玉”的深圳記錄……(1949年10月21日香港大公報,吳勇利收藏并提供)


1949年,在中國歷史上是一個重要轉換年。1921年成立的中國共產黨經過28年的浴血奮戰,迎來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擁有八百萬軍隊的國民黨政權兵敗如山倒,永遠敗走臺灣。多少悲歡離合、多少歷史都凝聚在這個關鍵的一年發生。這一年,改變了中國的走向,改變了中國的歷史。曾經有許多著作、許多作品、許多影視或濃墨重彩或輕描淡寫反映這段歷史。但深圳地區在1949年發生了什么,沒有專門的著作或作品記載和反映。不要小看深圳地區,在大歷史的背景下,深圳地區具有獨特的戰略地位。

深圳作為毗鄰香港的地區,作為大革命時期就有中國共產黨組織的地區,作為廣東開展農民運動轟轟烈烈的地區,作為華南抗日武裝東江縱隊的發源地,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前所處戰略地位很重要,發生過許許多多重要的歷史事件。1949年的中國歷史,有許多人了解,但1949年的深圳地區歷史真相可能沒有多少人知道。1949年的深圳地區發生了什么?有什么值得歷史學家關注的大事?有什么人物應讓后人記住?彈指一揮間,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已近70年,隨著歲月的流逝,隨著親歷者的老去和消逝,事件、人物、建筑、地形、真相等都加速消失在歲月的深處,歷史背影漸漸模糊甚至最終無影無蹤。

55.jpg

1949年10月19日的深圳小站,小的僅有站名“深圳墟”,列車還沒進站,歡迎的民眾等候著……遠處大人的位置該是平日的停車地點。(深圳市原粵贛湘邊縱隊戰友聯誼會提供)


張黎明以執著和韌勁,以多年的采訪積累,穿透重大歷史的煙云,敏銳地發現了1949年深圳歷史大轉折中的變化與呼喚,發現1949年的深圳與1949的中國歷史是密切聯系在一起的。挖掘與還原這個特殊年份的深圳歷史,是非常具有歷史價值意義的。她果斷地把宏大敘事與細微透視統一于一體,通過“亂世眾生”“絕地反擊”“擇木而棲”“報國之心”“破局尋道”“水到渠成”等六大章結構和豐富的史料,通過這些人物與故事,生動地反映與還原了1949年深圳大時代的風云歷史。歷史不是無生機的檔案,歷史也不是沉寂的墓園,歷史是鮮活的人與事,歷史是由一個個事件一個個人物一個個場景組成的。與嚴謹的歷史專著不同,與虛構的作品不同,張黎明這本書是通過翔實的史料,以文學的筆觸反映歷史。在她的筆下,東縱歷史、粵贛湘邊縱隊歷史、九龍關起義歷史等都是有情節有沖突有場景有人物的,特別精彩特別鮮活特別生動特別感人。在她的筆下,亂世自有人生百態、千種選擇、萬般悲喜。本書所記載的人物有國民黨寶安縣縣長與太太,有英勇機智的共產黨交通總站站長羅許月與她的戰友,有穿草鞋的共產黨員寶安縣縣長黃永光,有著名畫家黃永玉,有達德女生關漢芝,有“白皮紅心”的保長,有九龍關的“護產小組”等等,人物是生動的,場景是鮮活的,事件是真實的。張黎明用自己一顆熾熱之心告訴今天的人們與后人,當我們回望大歷史時,別忘記深圳!別忘記1949年的深圳歷史對今天的價值與影響!

2019年,將是粵贛湘邊縱隊成立七十周年,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1949年已永遠成為史冊上一個記號,遠去的歷史并不如煙。身處蓬勃發展欣欣向榮的深圳特區,捫心自問:我們能否在喧囂的城市中,在一壺清茶的陪伴下靜靜地閱讀這本書呢?我認為回望歷史對一個國家、一個個體來說是必要的是必須的。我們可以通過張黎明的《大轉折:深圳1949》一書,向遠去的歷史致敬!向1949年的深圳致敬!向始終不忘初心砥礪前行的作家張黎明致敬!

2018年5月7日寫于深圳市方志館

(該序作者系廣東中共黨史學會、廣東黨史人物研究會副會長,深圳市史志辦公室巡視員,深圳市方志館館長)


???鏈接二

《大轉折:深圳1949》后記

●張黎明

直到今天,我仍然記得12年前——2006年2月21日,深圳原粵贛湘邊縱隊戰友聯誼會的理事會議,近20位最年輕也70多歲的他們正計劃3年后的2009年,粵贛湘邊縱隊成立60周年的活動,年邁沒影響他們的堅定:把我們邊縱的歷史寫下來……這就是《解碼邊縱——粵贛湘邊縱隊口述史》的緣起,也是今日《大轉折:深圳1949》得以完成的重要因素。

今天這輩人的在世者越來越少,最年輕的也80多了。2016年11月17日《我們深圳》叢書首發式結束,深圳原粵贛湘邊縱隊戰友聯誼會常務副會長卓輝特意對深圳史志辦主任黃玲和我說,寫一部深圳的1949年,3年后的2019年是粵贛湘邊縱隊,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

黃玲僅有一句話:你們找對人了。

也許不見我應許,他的聲音變輕,輕得有點澀啞:我們都老了,人也越來越少,你若不寫……也就不寫了,不寫就沒有了。

“不寫就沒有了”

66.png

▲1949年初秋,粵贛湘邊縱隊獨立教導營駐扎大鵬半島等候接管廣州,作家秦牧說他們經常移動,在國民黨碉堡鬼火似的燈光下“肅靜地疾趨而過”……他“記一輩子”的大鵬高嶺古村,令人驚喜的自來水卻因老虎吃挑水人而起。這棵樹?是他們不止一個月色如銀的夜,討論中國未來時依靠了的那樹?(殷秀明拍攝)


非虛構寫作和寫小說不一樣,不能天馬行空自說自話,單憑自己完成,需要向導,需要親歷者,需要海量資料,需要求證核對,因為這和東縱、邊縱的他們斷不了緣……許多幫助過我的人,想說感謝都來不及,人走了。

記得曾強,當知道我需要前往香港的向導,他毫不猶疑和何鵬飛、卓輝帶著我尋覓香港當年的秘密交通線,大營救時曾鴻文(曾強父)護送文化人的大帽山,這香港偏僻之地得靠兩條腿,他腿腳不好卻硬是走完全程。

記得鄭群,他親自聯系當年的曾坤延、麥啟華、袁創,帶我行走九連山和東縱北撤后幾十名戰士隱蔽在江西歸美山的銀線山坑。

記得那個粵北的寒冬,從韶關一路尋找,奇心洞、湖南汝城,胡鳳璋山寨,幾近無路可覓的沮喪還有寒冷,都被何祥、歐陽英、陳玉英的暖意化解了。

記得那些流傳至今的東縱和邊縱照片,甚多出自羅歐鋒之手,當年他擁有一部珍貴的萊卡相機。

記得黃翔,從2006年起每隔十天半個月,都會接到他的電話,很親很親的親人感覺,總有這樣一句:書寫好了嗎?書什么時候出版?

他們給與你百分百的信任,毫不掩飾的等待和渴盼,溫情和力量,那些年領我尋覓的親歷者怕有50多人,何止?每到一處,又有新的向導,一個找出一個,一個又一個甚至幾個,不僅僅是當年的邊縱老戰士,還有老百姓,特別記住在香港帶我穿街走巷的香港大鵬同鄉會那沒留下姓名的長者……

沒有他們絕對不可能完成當時行程兩萬多公里,橫跨三省的實地尋訪和調查。

因書結緣的向導,朋友,甚至不知道姓名,就這樣毫無預兆地橫臥在胸,這種感覺很重,重得2016年的我對他們的深圳1949,無法說“不”。

77.jpg

▲1949年進入深圳墟鎮的藝宣隊隊員:前排左起:黃舒、劉玉燕、林莊、梁錦權、黃俊、施金波、黃忠民。第二排左起:容卓倫、楊虹、周琳、陳淑玲、李覺寰、祁書、湯鴻泰。第三排左起:劉成浩、唐百川、大容(非藝宣隊員)、陳廷堃、陳立人、張允湘。最后排左起:張百樂、何淑端、陳丕山、謝維平、鐘新聲、程耀華。(湯洪泰提供)


他們不僅僅是他們,更有多年來支持聯誼會的深圳市民政局、寶安區民政局,以及那個年代他們立足和賴以生存的老區,一直支持他們的深圳老區老村,村子如今改名了:深圳市水圍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山廈股份合作公司、深圳市龍華弓村股份合作公司、深圳市蔡屋圍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他們不僅僅是他們,三和國際集團的董事長張華,鮮有人知他是深圳東江縱隊粵贛湘邊縱隊研究會的名譽會長,而在老戰士們的眼里,他是三虎隊靈魂人物張玉指導員的兒子,張玉走了,兒子張華成了三虎隊老戰士們每年相聚的召集人;香港新界沙頭角南涌村“港人抗日第一家”的羅家后人,黃小抗、黃俊康、黃小平、羅志威、羅志紅、羅凱明、羅海嬰、羅麗嫦等等都血脈相承……2018年初在羅家大宅作為“沙頭角抗戰紀念館”館址的儀式上,黃小抗致辭痛斥“港獨”思潮一派胡言,哀傷當下年輕人不知道父兄輩浴血奮戰趕走殖民者之艱難。而其弟黃俊康早在2016年就捐贈了幾千冊《血脈中華——羅氏人家抗日紀實》給深圳的中小學及圖書館,以期銘記歷史。

2017年5月至2018年4月,整整一年,埋案進入文本創作。

感恩深圳原粵贛湘邊縱隊戰友聯誼會從籌劃開始至采訪和創作一如既往的支持,感恩所有各盡所能給以協助的史志工作者、親歷者、知情者和老深圳:黃玲、何鵬飛、卓輝、廖遠耿、梁柏合、梁倉、陳敏學、湯洪泰夫婦、陳梅英夫婦、張百樂夫婦、鄔少尉、張明勝、蔡培、幸鏡如、賴榮茂、戴建邦夫婦,葉潤牛、龍邦彥、江福仁、林譚煌、鄭鑒樞、周梓森、劉蔚娟、林莊、劉成浩、劉成儀、劉成恩、陳永申、易鳳儀、劉偉良、劉鎮、張杏元、袁匡年、陳淑梅……香港大鵬同鄉會,以及聯誼會辦公室盧小玲、曾衛平協助聯系當年的老村老戰士和知情者,曾衛平更是從開始的資料搜集至文字錄入細節核實等都給以不可替代的幫助。

88.jpg

▲ 1949年10月19日下午,湯洪泰們和老百姓一起坐上布吉即將開往”深圳墟“的平頭貨卡。“今天,候到了十點多鐘才得到一個消息,我們藝宣隊和工作隊開入深圳,我們歡喜地跳起來了……”摘自湯洪泰日記1949.10.19(湯洪泰提供)


深圳方志館文獻閱覽室和寶安檔案館讓我看到深圳檔案管理的規范和便民,謝謝羅雨芬等等專業的檔管人員,還有一些大力協助卻不肯留名的朋友,只能把感激存儲在心。

2006年深圳史志辦和深圳原粵贛湘邊縱戰友聯誼會共同策劃完成的粵贛湘邊縱隊口述史,時至今日才深感及時和重要,沒有那3年尋訪而得的錄音和圖片資料,許多親歷者離世之后,無法完成這部《大轉折:深圳1949》。

因為尋找圖片和電影電視編導殷秀明,民間收藏家吳勇利結緣,得到他們相助,想不到這些80后的年輕人,對東縱邊縱歷史有如此自發性的探求,歷史是通向未來的幽徑而已……

我的編輯岳鴻雁,已經不是第一次合作了,之所以繼續,歸緣自《我們深圳》。

再次感謝深圳史志辦、深圳原粵贛湘邊縱隊戰友聯誼會以及深圳我的父老鄉親們。

2018年4月20日

于麻陂石泉

立即使用

 

 

快乐时时彩胆拖 湖南麻将游戏大全 通化大嘴手机版 美女麻将真人馆赢话费内购破解 沈阳棋牌大赛客服 南京麻将进园子20的群 浙江福彩12选五能预测吗 双色球机选多少钱一张 福建快3走势图带连线 大乐透名家预测总汇 有哪些麻将自动上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