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时时彩胆拖|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

標題

標題

內容

廣東作家網 > 粵讀粵精彩 > 會員文選 > 陳露:獅的江湖

陳露:獅的江湖

更新時間:2019-03-27 來源:廣東作家網

越過溝壑大山,盤旋于山腰與山澗仍未鋪上水泥面的土路上,年輕司機笑看滿山秋色,坐車的人卻額角微汗。整一小時后抵達一條重重山嶺包圍的村莊。有三個村民小組,曰九、十、十一隊,仍保留四十年前農村生產隊以數字區分叫法。

車到村前,山村那股帶著清香草籽味,山林樹葉在秋陽照曬下散發出來的氤氳氣息,剎那間包裹全身。水溪為當地政府特意警示的水源保護地,旁邊就生長著沒人打理的山茶。隨手摘了幾片嫩芽,也沒用水清洗,即放口中輕嚼。哎呀,一股茶葉甘潤即彌漫口腔,即解渴,即醒神。

村落多已空廢,留守幾戶人家在地坪上搭起竹架灸曬筍片和茶油果。詢問之下,若足夠勞力和勤快,二十萬年收入是可以的。筍,油茶果,山茶,三樣農產品便可養活一家大細。只是勞力都往外務工,都在城里購了物業。再細詢,村莊人家男性皆姓陳,問起氏族,老少皆能說:明代粵北撫瑤長陳陽滿之后,陳子勝之裔。重重大山藏著這么一支氏族,何故?


萬山重中,一頭有著陳氏族人鮮明烙印的獅子,據說傳承了四百年。但若按代數計算,傳承了六七代約二百年左右,何故皆說有四百年?是記憶錯峰還是能記憶的口傳也僅是近幾代?獅,是南獅分支,老教頭風伯說是“地獅”。名詞解釋皆各自其說。通常鑼鼓點為三點,七點,此獅卻傳九點。奇也。常見獅子是“獅隨鼓點”,此獅卻反其道而行之:“鼓隨獅舞”。

功夫以洪拳為基礎,硬橋硬馬,下盤穩固,上路擊防結合,回橋手打得密不透風。六十歲壯年者灑起拳術,擊、勾、防,連削帶打瞬間一氣呵成。年輕者演示套路,腰板鋼柱,下盤沉腰如直角。功夫剛猛一路,攻擊為主,以攻帶防,甚是了得。

明末之際,天下大亂,八旗橫掃,粵北也難幸免,族人紛紛南遷。粵北陳裔者(撫瑤長陳陽滿為朱元璋一位義子之子,乃“皇帝親戚”),為恐牽連,紛紛從粵北諸地,尤是陽山,直往珠三角。然珠三角早已人煙稠密,難以“落地生根”,清中期又回遷清遠。北江兩岸平原區已無良田可爭,只好往山區發展,充分利用無人開墾的荒山野嶺自飽維生。如此環境,最易受到土匪賊人攻擊。維護自身生命財產安全已成首要事務,舞獅習武成為最現實可行辦法······

功夫教頭梁師傅帶我們尋覓這支藏在深山村莊的獅隊,一路交談,一路關于獅的“江湖”話題尤引我注意。梁師傅健談,他所知或聽說的江湖故事,以他鄉間特有語調和盤托出;他熱心,不計報酬不計時間帶我們已經尋找了好幾支獨特獅種;他低調,每遇“行家”,從不予己凌蹈,總是虛心學習對方之長之強。梁師傅與這支獅隊武人“切蹉”只動口不動手。他說,動手者總難免產生誰強誰弱之氣,謂讀書人言,“君子動口不動手”,武人更忌動手。

我問:“江湖”存在嗎?

他說:江湖存在。

江湖真的存在嗎?江湖很遠嗎?有人存在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惡與仇的地方就有俠與義的江湖。所謂“江湖規矩”,就是共同默認遵守的規則。比如兩獅“相會”,若一頭獅高昂獅頭而過,且鼓點激烈者視為挑釁。嚴重者將被人圍毆,輕者則被人打破獅頭。而常挑釁者,又自視功夫了得,故而“江湖決斗”為常事。若說劉德華一眾“決戰紫禁之巔”僅為銀幕畫像,獅的江湖之“山林村野決斗”真乃生死訣。

獅隊教頭超哥給我們演繹了一套“鼓隨獅舞”的獨特套路,體現了“人獅合一”的高超技藝。老教頭風伯說,正是這個“鼓隨獅舞”的超強技藝,在解放前(新中國成立前)附近一些賊人欲打劫這條村莊,化裝成一支獅隊前來挑釁,在村前地坪擺開陣勢“斗獅”。那時風伯的父親正壯年,帶領村中獅隊迎戰。把“鼓隨獅舞”發揮極致,賊人抵不住這支獅隊凌厲剛猛,“人獅合一”之攻擊而敗走。為慶祝勝利,村民燒放鞭炮整整一天。這支獅隊由此“一戰成名”,直到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仍享盛名。

南沖白石墟鐘氏者,年屆六旬,以泥水木匠為生,兼承獅頭編扎技藝,爺父至其三代矣。曾欲放棄,終究祖傳,負有傳承心愿,每看爺父二輩留下之刀具,細長而刃鋒,尤若鍋心難受。上世紀九十年代重拾技藝,祖蔭聲譽,自清遠而四會,廣寧,懷集,陽山及至英德,多與訂制編扎獅頭。

鐘氏技藝廣泛而精編,可扎南獅、豼貅獅、山獅、貓頭獅、雞公獅,且尺寸各異,獅型不同,落色有殊,紋飾須分。材料傳統,工藝有創新,三層撲紙,間隔網布,水淋不潮,炮仗彈不穿。廣寧山獅傳人黃氏尋訪而至,謂之師傅級矣。清新獅種多元,套路豐富,鼓點各異,傳說神奇,歸究民系交集,文化流變,生存必備之精氣神,諸村獅隊者不易被欺,每一堂號均有故事,真真乃民間之江湖。

南沖所處清新、四會、廣寧、懷集之邊際地域,俗稱“清四廣懷”邊區,廣府系與客家系交集,其獅種多有“互動互演互變互學”之套路與技藝。鐘氏說,廣寧山獅與清新濱江“貓獅”便多有相似,在編扎尺寸與造型上就能體現。但鐘氏也憂心,說現在很多新興獅隊放棄祖宗傳下的“老規矩”,紛紛跑去佛山學“黃飛鴻”,編扎的獅頭尺寸及造型均按“黃飛鴻”的。一時不及,便說“冇料”。

就粵地而言,佛山醒獅已成廣府文化之“強勢文化”代表之一。是因為“黃飛鴻”的影視文化傳播效果?還是佛山醒獅已成“國際標準化”的強勢?在清新濱江山區一條村落采訪當地傳承了三百年的“獅仔”(雞公獅之一種),獅頭很小,形似“公雞”,七彩布為獅尾。我請求當地帶獅人舞一套“獅仔舞”,他拿出破舊不堪的獅頭,很不情愿地耍起來。他說,希望能為他們錄制一套“佛山醒獅”,這是從佛山學習回來的。當他們一整隊青年統一著裝,精神抖擻,喊著口號,立于面前時,心下即刻劃過一道“江湖”的問號。起鼓開獅,大鑼鼓,大獅頭,嶄新一簇醒獅裝備悉數上場。“獅的江湖”里,也包括“文化的江湖”嗎?我不敢確定。

鐘氏說,他小時候曾聽爺爺說過,扎獅人要堅守良心。他說,這個良心,不只是質量要過關,是要遵祖訓。每一種獅頭,尺寸、造型、色彩、裝扮都有講究。弄錯了或者弄得不好,除了給獅隊帶來晦氣外,也會為自己惹是生非。嚴重的還會拳腳相向,演一番“全武行”。所以每扎一頭獅,總是雙方“傾定”價錢、時間、獅頭尺寸、上彩、裝扮等諸多細節才能開工。

狗年歲末,連續觀察了兩場民間“百獅會”,一場為佛岡舉辦的獅王大賽;一場為清新舉辦的民間獅王爭霸賽。前者為官方組織,后者為民間組織。官方組織者是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為主體的特色獅種;民間組織者則以技藝之高下作評判“標準”。

獅的江湖世界里,諸地特色獅種的產生,常常與氏族遷徙歷史,生存環境,圖騰崇拜息息相關。在佛岡獅王大賽上,比如這支來自英德石牯塘的“木夾獅”,其名緣自獅口上下兩翼木板模樣而得。這個“夾”字是粵語諧音,卻不知如何翻譯普語。由雙獅組成獅隊,有帶獅人帶著雙獅以木盒裝盛的拜貼“拜四方”之后才進入舞獅程式。

這雙木夾獅所舞與其他獅種大異,更多是在說“一個故事”。獅之外還有兩個孫悟空,一個“大頭佛”,一個“丐幫長老”,四個人物與兩只木夾獅之間斗智斗勇。不明白這個故事內容,于后場訪問帶獅人強哥。他說,這只木夾獅起源很長時間,與朱元璋故事有關。問之何解?強哥說,他們乃朱氏族裔。余即刻意識到,這是一支明朝便已遷徙而來的族人?強哥說族譜是這樣說的······

貔貅獅更為獨異,用此名堂的獅種少見。據香港同胞朋友說,大嶼島有一種獅也叫貔貅獅,造型大同小異。來自清新龍頸鎮的這支貔貅獅,在造型上綜合了貓獅,山獅等異種獅,突顯之處為紅色獨角,與梁氏族人從中原遷徙福建又至廣東歷史有關。獅型成型又與村莊后山“獨角獸傳說”有關,動物圖騰崇拜體現其中。

這支獅,傳統套路遺失不少,一些高難度動作即便教頭梁師傅也只是曉得而舞不出來。這支獅造型美觀,獅頭不大,身材卻“修長”,尤是一些仰昂探看騰跳動作,展伸之間,優美異常。貔貅獅之武術套路有較好的“開放性”,善于學習南拳,洪拳,詠春,龍拳等各種短打武術揉合形成自己獨特技擊套路。族人謂,貔貅乃珍稀動物,須更豐富技擊護之。此乃“阿爺話落”的。

在貔貅獅舞中扮演孫悟空的小梁是教頭梁師傅兒子,這位帥哥從十五六歲至今一直扮演此角色。除了在技擊藝中不斷學習提升外,還能善于琢磨揣摩,突破父輩傳統套路。更令人欣喜的是,在日常生活,生意事業中,就象孫悟空“附體”,敢闖敢干,義氣擔當,在年輕輩中頗有力量。余題之:悟空精神。由此,傳統文化傳承,并非純粹“技藝”,其中所代表的“文化精神”更是年輕人所須領悟的。

連州瑤鄉布袋木獅,一個更為古老的獅種。我對這支獅隊了解甚少。欲現場訪問,瑤話聽不懂。布袋木獅鼓隊象是“八音”?從獅的形態與相對“靜態”的動作,疑惑是否表現瑤族人遷徙歷程的記憶?尤像水路大海波濤洶涌的遷徙記憶,祈愿亦獅亦龍的保佑?

連州文化館鐘副館長告訴我:布袋木獅是瑤族喜聞樂見的一種道具舞,獅頭用泡桐木雕鑿而成,長約40公分,寬約25公分,稍成長方形狀。分上下兩塊,上為獅子面部,下為獅子下腭唇齒。獅被用一黃布袋,內可藏若干人。木獅舞動,鼓樂齊奏,木獅頭按樂曲節拍往前一甩,兩唇一合,發出“啯啯”的響聲,形象生動,情趣盎然。木獅每構成一個圖形為之象(亦叫一景),總共有72象(景)。據老藝人說,木獅表現瑤民漂洋過海的波折。故把木獅72象(景)歸納為喜、悲、護、想報、形、反等七類。從動作上保留舞犬痕跡較多,表現獅子神態,形象少,且從外形看不大象獅子。布袋木獅實質是舞犬,具有民族圖騰崇拜和民族心理的強烈烙印。

第一次見到“豬頭獅”,真是驚“呆”了,先民想象力也夠豐富的。詩人們自許想象力超群,在這些古老的民間藝術前真是“小兒科”了。豬頭獅無論形態、舞蹈動作,果真象一只“豬”一樣,溫順但不失剛猛,若山上奔跑野豬,拱地、覓食、撕咬、纏斗、憩息、悠閑,活靈活現。

如果說官方組織的以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為主的活動外,民間的“獅王爭霸賽”則以另一層面看到獅藝之高超與膽色,更具“江湖”味道。他們的創新常能夠以獅舞形式講述一個民間故事。比如一支南獅,可以演繹一個獅子過河與蟹精斗法的故事,可謂維妙維肖。其高超技藝可以在高樁上三級連跳并剎間“立定”,紋絲不動。這支獅隊教頭洪哥告知,獅隊的先輩們以此獅在清末時期曾參加過“反清復明”的斗爭。后響應孫中山革命號召,在清遠、陽山、廣寧等地以舞獅作掩護宣傳革命。

清遠文化學者潘偉先生曾編著一部《粵北鄉村獅舞考》,把清遠鄉間獅舞分為十二類。其一語甚得吾心:“粵北地區,是古代中原移民南遷進入嶺南的交匯點,流傳下來多種各具當地鄉土特色的獅舞。”這種特色之產生,常常是因為帶著中原記憶又遠離中原文化,以“獅”之形考將嶺南諸種動物賦予“獅型”而來。產生的土壤又與“江湖”之恩怨情仇有莫大關系。

并不盛產獅子的華廈,獅之文化卻傳播二千多年。這是獅的江湖,這是一個獅的世界,這是一個高度融入了家國情懷的民間藝術。其舞蹈、套路、技擊、故事、族群、民風、禮儀、精神······數十個關鍵詞難概括。

獅的世界里,背后是一個族群的意志,表面的功夫技擊術實質是艱難的遷徙與圖存。一個個醒目堂號,傳遞了數百年上千年的族群信息。每個堂號背后便有傳承的歷史,每支獅隊背后便有長長的故事。獅的江湖,“立威”與“立德”并行,似一氏一族之榮衰,卻飽含公平正義的渴望;卻飽含獨立自由的內在基因。致敬:獅的江湖。


快乐时时彩胆拖 云博彩票app 12选5稳赚13种方法 时时走势图怎么看 重庆时时开彩龙虎软件 极速时时是官方吗 11选5破解 麻将二八杠生死门口诀 安微快三大小全天计划 北京pk10技巧公式 彩经网官网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