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时时彩胆拖|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

標題

標題

內容

廣東作家網 > 網絡文學 > 新聞 > 95后崛起,網絡文學更歡脫

95后崛起,網絡文學更歡脫

——年輕讀者群正在占領網絡文學領域,他們更喜歡集體吐槽、大手筆打賞

更新時間:2019-03-20 來源:北京日報 路艷霞 

3月18日,閱文集團發布的2018年業績報告顯示,2018年實現總營收50.38億元,同比上年增長23%,全年經營利潤達11.15億元,同比增長81.4%。一方面是高增長的營收引發網絡文學行業受到熱切關注,另一方面,年輕化趨勢不斷驅動網絡文學內容進化,也引發業界熱議。

95后讀者喜歡個性化角色

這份業績報告和閱文集團此前發布的《2018網絡文學發展報告》都表明,曾被預測為全球最大消費群體的Z世代(95后)用戶,正在加速占領網絡文學領域。Z世代用戶規模同比上年提升20%,付費用戶規模同比提升近15%。而喜歡娛樂明星、新生代偶像的Z世代用戶,愈發愿意成為網文作品和作家的“迷妹”。

據閱文集團原創內容部高級總監楊沾觀察,盡管網絡文學從誕生之日起就是以粉絲文化為基礎,但如今95后對于精神、自我、個性訴求突出,也更舍得花錢,由此導致了網文作品多元化。楊沾發現,與老一代讀者的閱讀需求不同,年輕讀者渴望人物的成長,但一定是有個性的成長。“這樣的個性不僅體現在主角身上,也同樣體現在配角身上,所以你會看到,高端網文的很多配角都有大量粉絲,這和日本動漫相似。”不僅如此,年輕讀者對專業方向顯露出濃厚的愛好,于是醫學、科研、工業、戲曲、手工藝等行業網文紛紛現身,只是表現方式更歡脫、更貼近生活。

2018年出現的都市小說《大王饒命》,是起點中文網近三年平均訂閱量第一名的作品,共收獲150萬條讀者評論。粉絲們閱讀網文,歡樂吐槽成為一大景觀。楊沾特別提及,2017年閱文嘗試在網文的每一章節后推出了“本章說”,類似于吐槽功能,結果發現讀者對于作品的感觸和追隨感也越來越強。“甚至有盜版用戶轉為正版用戶,很大原因也是因為看盜版,想吐槽沒有伙伴。”在楊沾看來,這表明現在的讀者社群心理訴求越來越強,有共同愛好,有共同價值認可,有共同偶像,他們就要一同守衛在作品、作者身旁。

紅袖讀書編輯泡泡也認為,閱讀工具日益年輕化,吸引了更多年輕讀者,而這個趨勢的出現與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密不可分。她以2018年出現的紅袖讀書APP為例,粉紅色界面、操作輕盈,具有女性特色的換膚、小仙女頭像等,都更為吸引年輕女性。“工具很有吸引力,也幫助網絡文學年輕化了。”

年輕新作家成名期不到半年

綜合閱文業績報告和網絡文學報告,截至2018年底,閱文內容平臺上已有770萬位作家和1120萬部作品,一年新增作品數量達80萬部,新增字數為443億字。特別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新增作家群體中,90后作家占比超七成,95后作家占比近五成。

“很多90后、00后會在紅袖網站注冊,而像紅袖的白金作者尋金、大神作者清酒木歌都是90后,而這種情況在各個網站也很普遍。”泡泡特別提及,以前一個網文作者或許寫了200本書,才能成為知名作者,而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可能寫一本書就能成名。楊沾提供了一個數據,從2018網絡文學作家影響力TOP100來看,不少新的人氣作家成名期不到半年。

泡泡發現,讀者年輕了,也讓古代言情小說變得更加通俗,且更有生活的味道。“宮斗小說里的主角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在早期受追捧,但現在的讀者并不歡迎。”她說,古代言情小說《似錦》中的女主就爬狗洞跑出了家門,要是在過去,這類情節一定會引發爭議。

年輕化的閱讀趨勢讓寫作者自覺貼近年輕讀者的口味。“難過的時候,心里是酸。奶奶說,吃顆糖心里就變甜了。”大神級網絡作家吉祥夜已寫作十余年,她說,現在的小孩喜歡這樣的話,她就要選擇用年輕的方式來表達。吉祥夜目前正在連載作品《粟先生的戀愛調查報告》,這部作品原本叫《如果你也記得我》,“我們早年寫作的都有文藝情懷,我們喜歡這類名字,可編輯說,《如果你也記得我》這個名字沒有特點,不符合現在年輕人的口味。”最后想來想去,書名改成了《粟先生的戀愛調查報告》,因為男女主角都是記者,這個標題也能體現他們的職業。

網絡作家志鳥村的新作《大醫凌然》正在起點中文網連載,講的是醫學院學生凌然如何實現成為世界上最偉大醫生的目標。為了滿足年輕讀者的專業閱讀需求,志鳥村在醫院呆了幾個月,觀摩開顱手術,仔細捕捉各種細節。起點中文網的編輯告訴記者,《大醫凌然》的讀者中有不少年輕醫生,他們一邊歡樂吐槽,一邊討論各種專業問題。

網絡文學呈現泛二次元轉型

網絡文學讀者年輕化、作者年輕化,對于網絡文學意味著什么?北京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分析,種種現象都說明網絡文學在發生著泛二次元轉型。“網絡文學發展至今已有20年歷史,第一代讀者70后、80后還和60后價值觀結構相似,他們都追求宏大敘事。”但隨著社會的發展,95后這一代讀者發生了重要精神轉向和價值觀轉向,追求的不再是苦大仇深式的逆襲,而是小確幸、小確喪,他們更喜歡吐槽、玩梗。

在邵燕君看來,網絡文學歷經多年發展,二次元梗已形成了資料庫,而現在的年輕作家就是在想象力的環境中,在各種梗里進行寫作,“這也應和了現在的讀者,追求的不是過去的升級、成功套路,而是日常向、歡脫風,對于最后的成功反而并不看重。”

天下書盟小說網總編輯董江波認為,年輕讀者更喜歡打賞,更愿意支持正版是個特別值得關注的現象,“很多大神、重點級別的網絡作家的打賞月收入已達上萬元,這在幾年前是不可想象的。”吉祥夜說,不少讀者為了助她的作品沖榜,給一部作品花上千元打賞并不少見,“后來我一再和他們說,沒有必要這樣做,他們才罷手。”

董江波介紹,2015年以前還是25歲至45歲的作者唱主角,而現在,18歲至25歲的作者已占據半壁江山。不過,他也注意到,月入稅前1萬元的5000名至7000名頂級網絡文學作家,仍然還是25歲至45歲為主。他認為,“網絡文學作家真正的成名期并未縮短,每一位的創作時間至少7年以上,創作字數1000萬字。”只是自媒體和傳媒的發達,會讓一些努力的年輕人受到比以往更多的關注而已。 


快乐时时彩胆拖 手机游戏下载排行榜棋牌 脉动棋牌五十k手机版下载 熊猫麻将官方手机版怎么下载 晓游棋牌大厅下载 上海麻将怎么胡 湖北快三走势图表今天 国家授权正规彩票平台 湖南浏阳麻将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 现金麻将棋牌游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