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时时彩胆拖|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

標題

標題

內容

廣東作家網 > 新聞 > 精彩推薦 > 梁寶星長篇小說《金屬嬰兒》研討會在嶺南文學空間舉行

梁寶星長篇小說《金屬嬰兒》研討會在嶺南文學空間舉行

更新時間:2018-12-11 來源:廣東作家網

2018年12月7日上午,由廣東省作家協會、肇慶市作家協會、懷集縣作家協會聯合主辦的梁寶星長篇小說《金屬嬰兒》研討會在省作協“嶺南文學空間”舉行。

01會議現場1.jpg

省作協黨組成員、專職副主席范英妍,省作協副主席廖琪,省作協副主席、《作品》雜志社副總編王十月,省作協主席團成員兼副秘書長、組聯部主任鄭毅,《花城》出版社副總編張懿,省作協副秘書長、《少男少女》雜志社副社長曾慶豐,肇慶市作協主席鐘道宇等省市縣有關單位領導出席了研討會。

02會議現場 2.jpg

青年小說家、評論家陳崇正、周朝軍、黎保榮、鄞珊、唐詩人、路魆、范俊呈等對來自肇慶懷集的90后青年作家梁寶星的長篇小說《金屬嬰兒》,從藝術性、思想性等多個角度和層面,進行了全面、細致、深入的解讀。與會者認為,《金屬嬰兒》雖然是一位90后作家的長篇小說處女作,但作品所體現的對現實社會的關注和思考,讓人們看到了當代青年作家的責任與擔當。

1.jpg

2.jpg

3.jpg

4.jpg


今年7月份,梁寶星的首部長篇小說《金屬嬰兒》被刊發在《作品》雜志,這也是肇慶30多年來首次有長篇小說在《作品》雜志上發表。小說以環境污染為背景,講述了一對夫妻生下了一名金屬嬰兒,面對金屬嬰兒,雙方在情感煎熬中終于走向了對立面,由此引發了環境污染對人性摧殘的深層次思考。(陳彥舟 徐玉君)

17與會人員合影.jpg

專家點評選登

唐詩人(青年評論家)  

梁寶星的長篇小說《金屬嬰兒》,據我所知,他并不是從一開始就把它當作一個長篇小說來寫的,而是由三個有關系、但又能相互獨立的中短篇組成的。現在比較流行這樣寫。但我個人是不太贊成這樣寫長篇,這跟我們理想中的長篇有很大的差別,起碼就梁寶星這個來看,這三個部分是有很明顯的斷裂感的,而且每一個部分的完成度也各不相同。但是,很有意思的是,這三部分,我看到了三種可能行,或者三種當下文學創作的風格選擇。我下面就針對這三個部分來說。

第一部分《順流而下》的完成度相對好一些,但其實也有很多遺憾,比如小清那條線,我覺得是可以看看怎么加進去的,這樣留白雖然有一些想象空間,但這空白可能留太多了,然后后面突然出現,還是有些突兀或者說有些刻意的彌補。我個人覺得可以在敘述過程中隱藏小清這條線,可以按現在的寫法,就是不直接寫,而是寫江邊、江上人的說法,這個多寫一點,目前的寫得太少,多寫一點可以更為豐滿,同時最后也就不會覺得突兀。同時,我更想說的是,第一部分這個接受度更高的,其實是一種非常傳統的寫法,筆法啊,包括小說所寫的題材之類,都是文學史上很多重要作家寫過且寫得非常好的。比如沈從文、蘇童等。我是覺得,年輕作家若繼續在這方面寫,而且是寫短篇這樣的文體,想超越文學史上這些大家,是很難的。

第二部分《南國黑雪》,這個題目讓我想到很多網絡小說,包括玄幻小說之類的;同時,你這個部分的故事,也相對通俗,就是寫偷情,圍繞偷情所引發的各種事情來展開,當然也觸及一些地方的、民間的獨特地理文化,比如亂倫、吸毒、種茶葉之類,還有時代變化過程中的人性變化等等。這些內容上的獨特性,并不能讓小說變得鮮明,反而是偷情這個故事,里面的緊張感很吸引讀者,這種通俗故事,是通往大眾讀者的路數。同時這個篇章的敘事本身也是明快的,流暢的,所以你這部分最長,但其實可以是看得最快的。這個部分我看到的是一個通俗小說家的可能性,去網絡上寫,或者寫青春讀物之類。

第三部分是《金屬嬰兒》,似乎是最可言說的部分。這個題目看上去是個魔幻的或者科幻的小說,而小說寫的東西,我看到特別慘烈的事件。這是寫重大題材,通過一對年輕夫妻要不要孩子的矛盾和痛苦,來完成對這個地方、這種生態的批判。這份勇氣是非常可嘉的。但是,這個作品這樣寫,力量是比較弱,還比較觀念化。這種大題材,不要輕易用掉,應該苦思冥想之后尋找到一個獨特的視角來寫。比如我讀完這部分之后,我一直在想,這個題材若換給莫言,換給王十月,他們肯定不會這樣寫。莫言應該會從這個金屬嬰兒的視角來寫,十月老師可能會從這個時代的大背景入手,會把空間放大。我覺得這兩種的挑戰力都很可以期待,但目前這個寫法,是會讓人覺得有些浪費題材的。當然,小說現在的這個想法,已經很不錯的,只是還不夠沖擊力而已。另外,這個部分,我看到的是一種先鋒寫作的可能性,不是說里面的敘事方式的第三人稱和第一人稱切換式敘述的先鋒,這已經非常常見了,而是說你可以找到很多獨特的視角去完成它,你涉及的這個題材,污染導致的“科幻”,其實就是“病患”,由病患開啟的魔幻,這個方向很有意思的。這個題材如果把疾病和魔幻結合起來,包括把現代科技結合起來,它的意義肯定就不同了。

這三部分,如果合起來作為長篇小說來看,或許就需要一個統籌性的、貫穿到底的東西。目前這個小說的敘述方式,是起不到震撼性的。但我想象的是,如果從這個金屬嬰兒的視角去看這個二十世紀的歷史發展,那得多有趣。“我”是一個二十一世紀的金屬嬰兒,“我”是你們整個二十世紀的革命歷史包括經濟發展歷史的產物,“我”是一個病人,“我”來看二十世紀,那二十世紀就是一個“有罪”的歷史,“二十世紀”就是一個趨向人類終末的過渡,但同時,因為“我”是一個病患嬰兒,所以你們也不要相信“我”,“我”說的是胡話。這樣敘事,我覺得這將是一個非常有震撼力和批判性的作品。當然,這是一個大作家的高度,要完成它,是一個極大的挑戰。所以我讀完這個小說,感到很痛惜,怕這個題材就這樣浪費了。但同時,也很希望,可以繼續寫這個題材,但不要急著去寫,要完成一系列的敘事實驗性質的練筆之后,再去寫,通過各種類型的中短篇寫作實驗,還有搜集更多的材料,包括民間風俗自然和歷史材料等,準備充分之后再動筆寫。

所以,梁寶星目前這個長篇,這里面的可能性不僅僅是這三個部分可以通往三種不同性質不同類型的寫作方向,同時,這個題材包括寶星的敘事特征,也看到一個大作家的可能性,這是可造之才,非常值得期待。

李謂(花城出版社編輯)

雖然我因為圖書編輯的緣故,本職工作很大一部分就是看作品、挑選作品,90后當然也是我關注的一個重點,但是,說實話,我翻閱過很多90后的作品,認真看完的卻非常少,倒不是因為作品不好,我把我之所以看不完很多90后作品歸結為代溝,歸結于我個人閱讀經驗的不與時俱進。從內心來說,也許我更樂意看傳統意義上的純粹的小說,也就是偏重于講故事的小說,我一直都認可小說所具備的功能和屬性本來就是講故事。

關注到《金屬嬰兒》這部作品,一來大概是因為作者是我同事,并且辦公室相鄰,工作期間多有碰面;二來這部作品發表在《作品》雜志,這本刊物極少發長篇小說,我印象中這么多年來應該只發過極少數的幾部,大體上也就說明了這部作品的優秀;有了這幾個關聯,所以就花了幾天時間好好的讀完了這部作品。說實話,很佩服這部作品的題材選擇,把作品直接帶到了探討社會發展和環境污染這個暫時還很難解決的悖論上,將當代社會面臨的發展經濟及其所導致的破壞環境的問題擺在了眼前。小說直面這一問題,用近百年的時間跨度,通過四代人的故事,引發出對這一兩難問題的深層次思考,作者用一段通俗易懂的句子很明確地點出了所面臨的問題所在:“赤坎人清楚水中的金屬元素帶來的威脅,卻不去改變,是怕造紙廠搬走后,帶走了他們的致富夢。”作品試圖用虛構的卻又是真實存在的故事刺痛我們日漸麻木的神經,將小說的呼吁作用呈現出來。作為一名90后的作者,能夠有這份勇氣和擔當,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路魆(青年小說家)

貫穿《金屬嬰兒》全篇的意象,是船,故事始于船,而又終于船。

船到底到代表了什么?與其說它是人棲居的一個空間,毋寧說人本身就是一條船。

小說里有一句話可以概括船的意蘊:每個人的一生就像一條木船,任何人都不應該在別人的船上呆一輩子。

生命和愛情,可能在一條木船上誕生,但誰也不會永遠在船上不離開。就像小說里,外公不可能永遠住在漁夫的船上,不可能永遠擁有小清,他的妻子和孩子,甚至每個人身邊的親人,都會以任何的方式彼此遠離。因為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

同時,小說里的河流生活跟岸上生活形成了一種有趣的對比,讓我想起了蘇童的《河岸》,以岸為分界線,人的精神狀態被區分開來。岸上干燥而繁華,水上潮濕又欲望叢生。

如果外公在火災之后,沒有上漁夫的木船,就不會對岸上生活產生新的渴望,就不會產生精神的割裂。如果岸上的生活,是一片集體無意識的土地,那么離開土地,進入水域,外公才開始用獨立意識,自覺地回望生命的始源。

可以說,外公的自我意識是從上了船之后才逐漸顯現出來的。他命運的偶然性,也是從上了船后開始的。

寶星把小說的大背景,設置在各種歷史事件底下進行,加深了歷史偶然性對人的命運偶然性的碰撞,所有人物未來都帶著悲劇性的宿命感。

接著是金屬嬰兒這個意象。小說三個部分都關乎著出生和死亡,到第三部分,金屬嬰兒的具體含義才寫出來。

那個時期出生的嬰兒都帶著高含量的有毒金屬元素,是造紙廠時代留下的最讓人痛徹心扉的產物。但這又何嘗不是上兩代人的命運結果呢?一代又一代的人,將命運像衣缽一樣,不斷傳承下去。

雖說船象征著獨立的個人,但人往往身不由己。因為船必須在河上漂流,當手里的船槳斗不過河水的力量,人在命運長河里,不得不如浮萍般漂泊。

這種命運的不確定性也是《金屬嬰兒》這部小說帶給我的最大感受。

但這部小說結構也存在一些值得商榷的問題,三個部分的比例稍顯失衡,第二部分過于集中描寫一個人物的命運,讓前后兩部分的作用變得好像只為點綴而存在。三個部分其實可以交織得更有機合理一些。

曾慶豐(《少男少女》雜志社副社長)

接到肇慶作協鐘道宇主席的任務,我一口氣讀完梁寶星的作品《金屬嬰兒》。我不認識作者,更不知道他是一個90后的年輕人。作品用沉穩筆調,接地氣內容,不但關注社會的熱點問題,更關注普通人的現實生活,是一部難得的長篇小說。及至在網上查看,才知道作者的年紀,更驚喜作品的大氣。

《金屬嬰兒》具有濃重的社會責任感,讓生活本身說話,關注人們整體的生活狀態。作品分三部分,從解放前寫到新中國的改革開放,寫出了三代人的悲劇。從逃避戰亂到被環保問題壓跨,作品輕輕地把幾個重大的社會問題,通過一些個體的現象和人物一一地展現,留給人們一個沉重的思考空間。因經濟發展帶來的社會問題,環保問題,就像用廣角鏡頭近離拍攝,強烈地沖擊著人們的感官。

眾所周知,世界最高的高峰,是因為印度板塊與歐亞板塊擠壓產生的,是從下向上發展而成的。地殼的碰撞和擠壓,比我們的感知力要慢的時候,讓我們覺得很平緩,就像什么也沒有發生,時間久了才看出變化;發生地震瞬間,山崩地裂,連逃生的機會也沒有。文學作品亦然,有好的基礎,有深層的沖擊,而且有足夠長的時間,才有可能達到一定高度。有矛盾,有對立,有碰撞也有暫時的平衡,在這些問題相互間糾結,相互作用中,進步著、升華著,一直不停步。

《金屬嬰兒》通過各種各樣的矛盾,展現著自己的藝術魅力。文章寫的看似平淡的普通人家的生活,實際卻暗流涌動,社會環境的變化,給水上人家的影響是巨大的,他們希望遠離現實,保持生活的平衡,然而無論愛情還是事業,都經不住時代更替和發展帶來的沖擊,于是,更大的矛盾在等著他們。小說把社會的熱點問題,濃縮到一個小小的地方,通過幾個普通人的遭遇,通過生活的現象,揭示生活的本質。

作者的筆法是輕盈的,從不同的角度寫出了三代人的辛酸。特別是最后一部分,雖然這是筆墨最少的一部分,但作者用第一和第三人稱交替敘述,使沉重的話題變得輕松了少許。然而,隨著故事的發展,這種輕盈更突顯文章的沉重,作者加入了自己的想象,夸張的直白的無不留情的壓力,是對人們過分追求利益的一個警醒。

也正因為這,文章的第三部分稍稍的缺失了前面的含蓄,有點耐不住性子的樣子,要跳出高呼環保的口號了。在藝術的手法上,這是可以有更好的提升空間的。

現實社會維度的變化,時代的跳躍,為小說帶來很多深層的東西,從現實的沃土,向多元化的社會發展,對本土文化的自信,讓他創造了具有深層次的中國特質的藝術作品。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廣東時強調,我國40年的變化翻天覆地,舉世矚目。中國改革開放不停步,下一個40年的中國,定當有新的刮目相看。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中國改革之路,給人們的將會是更美好的生活。梁寶星的《金屬嬰兒》所呈現的,將只停留在人們的想象里。

范俊呈(青年小說家)

作為同齡的小說寫作者來講,梁寶星的長篇小說是令我佩服的,大多數純文學作家走的都是短—中—長的寫作道路,而梁寶星一出手就是長篇小說了。在《金屬嬰兒》中,我覺得首先的一點是長度,當然不只是篇幅的長度,還有時間的長度、空間的長度,包括結構的長度。我們知道,在敘事文學作品中,一篇小說要有一個時間的跨度,《金屬嬰兒》是以家族的變遷來敘事的,分為三部分的小說中,以不同的時間視角來進入敘事,第一部分是“我爺爺”,第二部分是舅舅“陳垚”,第三部分是以“我”;從結構上來講,第一部分是從“我爺爺”,乍一看以為是莫言的《紅高粱家族》系列小說那樣的寫法,但是第二部分敘述視角發生了轉變,是以第一人稱與第三人稱交叉敘述的,我們可以看到梁寶星自如的敘事轉換中,他對故事整體的把握是較為突出的。同時他的敘述做得貼切,比如說用“我爺爺”作為視角,就賦予了小說的傳奇色彩,剛才各位老師也提到,這部分讓人想到《邊城》,我更多想到的是《河的第三條岸》,里面有魔幻的部分,還有《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是以一個少年經歷作為切入點的,《金屬嬰兒》也是以“我”六歲的爺爺來敘事。梁寶星在時間的長度敘事中,他能夠開拓空間意義,比如小說里面的船、橡膠林,包括作為地理空間的赤坎鎮,在他的敘事中,空間意義也在隨著時間延伸,他對小說難度的克服,我覺得這一點是很難得的。

另一點是,剛才各位老師也說到,梁寶星作為一個青年小說家的擔當,梁寶星是值得期待的,他在體現著他的文學價值觀。本雅明有一個說法,文學作品要提供意義,提供道德訓誡,要對人對己有所指教。梁寶星以敘事的形式來探討現實問題,他對于社會現實的關注,讓我們看到一個青年小說家的情感寄托。

我還想探討的一點是,青年作家如何書寫生活經驗以外的事物。在《金屬嬰兒》跨時代的書寫中,我們可以看到梁寶星的小說抱負,他能寫未曾經歷的過去,也能體現當下,對未來也具有指向意義。梁寶星具有小說想象力,在余華的一篇文章《飛翔與變形》中,里面提到作家想象力對于小說的豐富,梁寶星具有這樣的書寫能力,他的洞察力讓小說想象更為合理,并且能建立作家與讀者之間的信任。

如果有什么建議的話,我覺得寶星或許可以更多的關注中短篇小說,目前他的長篇小說可能是敞開來寫,但中短篇小說往往要收著寫,哪些事物有重點寫的必要,哪些事物可以輕描淡寫。通過寫中短篇有的訓練,當你解決了中短篇的敘事難題以后,長篇小說中的難題很多時候就迎刃而解了,在這個基礎上,相信小說意韻會更為豐富,你的長篇小說的完成度會更高,你會走得更遠。

快乐时时彩胆拖